【海博评论】青岛地铁刚被举报就出事!

发布时间:2019-07-05

来源:福建新闻广播

青岛地铁集团4日发布情况通报称,7月4日9时50分许,青岛地铁1号线胜利桥站施工围挡处发生塌陷,直径约10米。塌陷处下方无施工人员,地面施工人员失联一名。现场正在全力以赴组织搜救和抢险。

青岛地铁1号线此前因一施工方自曝建设过程违规施工,以次充好,偷工减料引发社会广泛关注。青岛地铁集团此前的情况通报称,被举报项目为地铁配套的电力排管工程,目前已施工约1.5公里。通过局部挖掘和破拆检查发现,钢筋用量满足设计要求,混凝土垫层均有敷设,但存在钢筋布设疏密不均、混凝土垫层厚薄不均问题。青岛地铁集团已决定对已施工的1.5公里电力排管工程拆除重建,以确保万无一失。

青岛地铁可以说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发生这样的事故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但又是意料之中的。因为青岛地铁1号线外电源配套工程,前几天施工方自曝建设过程中,以次充好,偷工减料,已经暴露出了违法转包、管理不善的严重问题,这样的问题不解决,灾难必定会发生。

现实中,违法转包并不是什么秘密,一流单位中标,二流单位进场,三流单位施工,一句话很精准的概括了这种现实。经过一轮又一轮中间商挣差价,最后还能有多少钱用到具体的项目上,不难想象。

最近还有一个类似的例子,给我们明明白白说明了层层扒皮、雁过拔毛之后,究竟还剩下多少钱。

6月24号,导演陈熙发布题为《穷困县的四千万是怎么花的》的文章,称张家口市万全区斥资4000万拍摄水幕电影的项目被层层外包。

文章指出,万全区找到了掮客严聚。严聚自己不会影片拍摄,以400万的价格转包给老乡方旖旎,方旖旎以220万的价格转包给了刘金涛;刘金涛自己留下50万,将项目转包给了汪海洋;汪海洋以135万的价格转包给了李良。最后呢,陈熙以10万元的价格接手了拍摄与制作工作,然而近两个月的制作结束后,他一分钱都没拿到。4000万到10万,真的是给出了买翡翠豆腐的钱,最后得到的是一块豆腐渣。

而青岛地铁这个项目,从总包葛洲坝电力公司到青岛永利捷、青岛顺源达再到青岛远望,该工程中间至少倒了3次手,个个都想当中间商,每一个都想赚差价、挣快钱,没人关心工程会不会出问题。直到最后的接盘者、青岛远望负责人刘飞云自己都害怕了,担心这样低劣的建筑质量,日后出问题自己要承担责任,于是举报了自己。

从目前已经认定的钢筋布设疏密不均、混凝土垫层厚薄不均等问题,不得不对已施工的1.5公里电力排管工程拆除重建来看,问题是非常严重的。

青岛地铁集团的调查也认定,中国葛洲坝集团电力有限责任公司存在违法分包行为的事实,决定将其列入青岛地铁工程建设黑名单。

但是青岛地铁1号线外电源配套工程应该只是一个缩影,它和今天发生的坍塌事故一样,折射出的是整个青岛地铁建设过程中存在的管理混乱问题和监管的缺失。对于这样重大工程的监督,不能只等着转包人内讧和坍塌事故的出现来举报。地铁,事关多少人的出行安全,在这样事关社会公共安全的重大问题上,监管显然应该更给力。

去年西安地铁奥凯电缆事件,最后导致10个单位122人被问责希望青岛有关方面,能借着接连两起事件的发生,迅速、彻底的清查青岛地铁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和违法违规的人员。比如葛洲坝电力公司,不能仅仅是拉入建设黑名单,而是要把违法转包利益链条上的每个人都揪出来,好好接受法律的制裁,还工程建设行业一片清朗。

作者:李泽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