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可气溶胶传播?专家:值得重视,但无需恐慌

发布时间:2020-02-09

来源:界面新闻

气溶胶能否传播新型冠状病毒?专家认为目前还不明确,值得重视,但无需恐慌。

中科院地球环境研究所研究员、中科院气溶胶化学与物理重点实验室主任、国际气溶胶学会秘书长曹军骥接受科学网采访时表示,气溶胶是人日常说话、大笑、唱歌等过程中排出的液滴,呼吸、咳嗽、打喷嚏和大小均会产生液滴。其粒径一般0.1毫米及以下,呼出人体后很快(1秒甚至几十毫秒内)蒸发,形成飞沫核(粒径几微米),且飞沫核长期悬浮在空气中并随空气迁移,其传播距离可达数百米甚至更远,增加了无接触传播的风险。

更早前的2月5日,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五版)》中,关于传播途径在先前的“经呼吸道飞沫传播和接触传播是主要途径”基础上增加了“气溶胶和消化道等传播途径尚待明确。”

在2月5日的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提问,为何增加了上述相关表述。国家医疗专家组成员、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与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李兴旺表示,气溶胶的传播在呼吸道传染病中是可以看到的,但是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有没有气溶胶传播的情况,目前是不明确的。

“在粪便中查到病毒,这种肠道的传播途径会不会有?目前没有更多的证据。所以诊疗方案中写的是‘气溶胶和消化道等传播途径目前尚待明确’。”李兴旺说。而第五版诊疗方案对于传播途径的描述,也是基于对该疾病的临床特点和发生发展特点,及时将经验纳入到方案中,以指导临床的实践。

“气溶胶”这一专业的术语在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频繁出现在大众面前。

1月21日,国家卫健委赴武汉专家组成员、北京第一医院呼吸和危重症医学科主任王广发教授确诊新冠肺炎。痊愈后,王广发分析自己的发病过程,表示回京后最早的症状是左下眼睑的结膜炎,由此怀疑病毒先进入结膜,而后再到全身。

虽然尚未有消息明确表明王广发教授被感染的过程,但是已有声音猜测,眼结膜感染,很可能是飞沫传播或气溶胶传播的一种形式。

近期也有多例感染者引起关注,其中宁波市一未戴口罩被感染者仅与未戴口罩的确诊患者近距离驻留15秒被感染。

此前SARS、H5N1等很多病毒均被认为是能够通过空气或气溶胶传播。

2003年,香港淘大花园E座发生321人感染SARS病毒,致死42人,由于中高层居民感染风险高于底层居民,不适用随机传播,被认为极大可能是含SARS病毒的粪便通过排污水管道进行的气溶胶传播。

既然如此,我们是否就要特别紧张,甚至陷入恐慌?

四川大学社会科学院教授李后强撰文表示,由于气溶胶颗粒比较大,一般大于10微米,50微米以上的最多,因此一般医用口罩(或者防范雾霾的口罩)可以阻拦这种粒子。特别小的气溶胶粒子(半径小于0.1微米),重量轻,主要分布在高空(来自土壤的靠近地面),随风飘走了,人呼吸到的可能性不大。另外,气溶胶质点比表面能很大,又有电荷,病毒很容易被破坏,存活度不高。

而对于非医护人员而言,在实际生活中,只有达到极高数量级的阈值,部分病毒才能由黏膜进入人体。同样,通过气溶胶形式悬停在衣物、皮肤的病毒,只有极微小的比例能通过手部触摸进入眼口鼻,病毒量能致病的可能性不高。

作者:黄芸